当你心疼一个人的时候,

爱,已经住进了你心里。

人往往在自认为最清楚的事情上犯错。

就像那溪水,曾几何时,它是那么透彻。

此刻它安静地腐蚀自身。

也许从前它是最清楚自己的生灵,

此刻人人都不了解它。

它不会再欢唱地转弯了,

它是生命是座迷宫,

它的出口已经塌了,

所以它尚未摸到门前就转错了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