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一个人沉醉在一个幻想之中,

他就会把这幻想成模糊的情味,

当作真实的酒。

你喝酒为的是求醉;

我喝酒为的是要从别种的醉酒中清醒过来。